首页 > 接卡口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紧急情况:qingdou.net 被强打不开了,请记住新域名 m.xinqingdou.cc

作者推荐 顶级气运,悄悄修炼千年 西游之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洪荒之鲲鹏绝不让位 西游之大道宝瓶 巫在回归 太乙 青帝 打卡,人在洪荒,刚捏爆三足金乌 恐怖复苏 征战诸天世界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最新章节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txt下载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全文阅读 - 接卡口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无弹窗防盗章节接卡口 []

第659章 总算逃出来了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

“确实好不了了,我看最多留下传承之后应该赶快走人了。可惜了那边也有留下来的家眷,要不过去跟她们说好和离?这被追捕可不是个好事哪。问题就在于怎么个补偿法?”白浪此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开国太祖享国十几二十年,这已经不短了,原本他就是来发泄并且尝试将原本堵住的路重新走一走的,当皇帝这种事情本非他所想要的。白浪当到现在已经觉得相当不耐烦,宰割天下的权威很是诱人沉醉,然而这根本不是白浪想要的。

这家伙自始自终都只是随心似性而已,如今却要为自己离开之后未雨绸缪了——所以白浪其实还是个好人啊。

第一件要事就是确立太子,虽然是第一次当皇帝但是白浪之前见过好几个皇帝了,现代的历史小说啊网文小说啊也看过不少,他猜都猜得出来他哪怕确立了太子,这日后依旧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至少这两个弟弟,他就不可能全部保下来,除非给一个裂土封王——只不过封在三儿那边的话......“好像有点惨?”白浪嘀咕了一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他生出个儿子,然而怕是挺难的。

要是能生怕不是早就生了,白浪也觉得自己是不是练武练出了某种问题,还是说其实他跟这个世界的人有生殖隔离?总之,不管是做啥都得快刀斩乱麻了,否则的话拖延下去后患无穷。

所以白浪也是叫来了两个孩子,要求他们将文武两道演示给他看,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白豹的儿子。当下便让内阁来开会,翰林学士草诏封太子,另一个孩子则是直接封王——将他从白彪一系直接独立出来。

白浪还能待几年,应该说能将这个后果压制到比较小的地步。他只要还在,那些原本站队的官僚啊后妃啊勋贵啊就能重新站队——原本也就是武皇帝乾纲独断,不存在有什么人能引导他的主意的,白浪也无需考虑朝堂之上的反应——本就是如此。

太子跟晋王,这基本上就已经确立了国本。与此同时传来消息,白莺率领船队也是跟荷兰-葡萄牙联军两败俱伤,白莺的超远距离狙击射杀了不少船长跟军官,但是船体跟火炮上的优势,还是让白莺的舰队损失惨重。

大家被击沉了差不多吨位的船,各自都逃回了港口舔伤口——只不过白莺靠港比较近而联军就不得不往后退到红海才行。在马六甲这里的港口已经站不住脚了,因为放下来的大陆步兵过于凶猛。

三儿方向的远征军最后是在一年半之后方才陆陆续续搭乘船只回来的,他们运回来不少掠夺而来的金银以及马匹,当然还有抢来的娘们,但是港口却放弃了。人心思归白浪也懒得说他们,三儿那地方不占就不占了,反正现在两个东印度公司也不敢不让大陆海商来贸易。倒不如说他们对此迫不及待。

又五年,白浪愈发怠政,几乎所有大事都付之内阁,这开了海禁之后商人势力坐大,摊丁入亩之后收到的税倒是多了不少。工业化也逐步开始——改掉了科举考试的范围之后,并且停止了类似文字狱的举动之后,很是有不少人开始研究西学。

总之,方向应该是好的。而白浪差不多已经玩腻了后宫的老女人们,他不可能带她们走,便是所谓的灵性“十足”的林妹妹,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合格”的皇后而已,她的三观可是没有超越时代过。

年纪上去之后,其实她也是跟自家母亲一系的挺像的,总之白浪让太子归在她下面抚养,也是定下了太后的位置。

“这躁动愈发明显了。”白浪闭上双目,神念之中能看见无尽远方那剧烈躁动的斗气,斗气化形之际那是一头极为暴烈的大狒狒,体型犹如大猩猩般壮硕,一条尾巴狠狠地甩着,双臂在撕扯困住他的金色梵文,那张可怖的嘴脸则是张开怒吼。

这就是师傅,看上去倒是十分之威猛。不过白浪要跑路看来靠不住这货——毕竟这老东西自己也长年累月蹲苦窑,你说他流窜以及越狱的经验丰富是对的,但是要说躲藏?白浪左看右看这头狂暴的狒狒妖怪也不像是那种百面人擅长隐藏自己的样子。

“暴力犯都是这样的。”白浪感叹道。靠师傅搭救,他就只能往暴力犯的路子上一路滑落下去,所以要偷偷地跑路,打枪地不要。

这个就要靠其他人了,那妖僧其实早就提示过白浪了......白浪摸着那跟了他那么多年的玉鱼,这玩意儿的来历他一早就晓得了,乃是跟他师傅可能是同一个档次——当然这个档次的下限跟上限拉得有点大,反正就是自称同一个档次的那个叫周显达的道人所搞的穿梭之宝。

现在的情况是他不能单纯地依靠这玩意跑回主世界或者跳到其他的什么世界,那对于要拿他去坐牢的天庭“复合体”来说没啥用,他得更加超脱其上,也就是曾经惊鸿一瞥的那个仿佛酒馆的所在。

白浪本能地觉得那个地方可能是最安全的所在,至少对脱狱来说是这样。“无法之地,来自这些世界的那些力量都无法轻易地将手伸进去。”白浪多少也知道一些无尽虚空的事情,而这个地方就是无尽虚空之中一处泡泡,一处遗世而独立的所在。

是某个大能开辟的空间,能进去的应该都是关系户吧?

这已经是白浪谋朝篡位之后的第十七年,天下已经稳定了有差不多十年时光。距离妖僧警告的限制倒还有五六年的样子,但是白浪觉得不能到头来再跑路,还是要留下余量的。太子年纪差不多也有十三岁了,这时候即位也不能说是幼年天子。

“所以是我溜掉的时候啦。只不过不能偷偷溜,至少要在后世史书上留下一笔,也算是‘王朝的正统性’吧。”白浪打定了主意,所以这货在朝会的时候——如今已经不是三六九早朝了,而是简单地规定了逢十的一个大朝会,每个月只需要上朝三次,大家都可以偷偷懒。“诸位爱卿,朕就要走了。”白浪当头甩出一个王炸。

下面内阁为首的臣子当即便惊了,“不知皇上欲往何处?”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傻瓜一无所知,有人直接出班说还是宣太医的好。他那两个弟弟跟两个妹妹,倒是还算镇静地看着自家兄长。

“哈哈哈哈,莫慌。又不是老子要嘎嘣,不过好像跟嘎嘣也差不多。老子要归位了!”白浪指了指天空,“择日不如撞日!便在今日好了。”他示意宫女仆役去叫诸位爱妃过来,自己则是从群臣之中穿过,站到了太和殿前巨大的广场上。

后宫的妃子们来得很快,哪怕是住在西苑乃至于西园的妃子也在一个小时内赶到了——大马车就是那么快啊,更兼还有城内巡城兵马司开道。她们看见白浪那是哭哭啼啼说皇上不要走,而诸位臣子也是纷纷想要下跪让皇爷莫走。

白浪乃是真正的“圣天子垂拱而治”实在乃是这帮内阁人精心里最好的皇帝之一,只不过他们晓得多半阻止不了。见人差不多到齐,白浪也是吐气开声声传皇城。“自明日起,太子继承大统!至于某家?这皇陵也莫要造了浪费钱。”他拉过了太子,“善待诸臣,善待太后太妃,若是不然......哼哼。”他吓唬小孩子。

“取某披挂来!”大明风格的山文甲,头盔一一披挂完毕,白浪随手将铁锏挂于腰间,大步流星走向中间。“精气流转,这玩意可别给我捅篓子啊。”白浪觉得刚刚装完,千万别到时候来个格楞。

他差不多已经晓得了玉鱼的奥妙,他必须采用破坏性的暴力击破这玩意,过去他做不到是因为单纯的暴力他是有所不足的,但是现在再走一遍之后,拥有了伥鬼之力以后,他无需如此暴力都能做到。

晴空霹雳下击,而白浪化身白虎,反而是逆着雷霆冲上,狂风大作风中传来猛虎的咆哮,不过片刻之后便消失无踪。

身后如何,白浪已经无暇去管了。这货运起武功,南斗白虎拳的劲气弥散化为风之利刃,在身边回转。他只感到一股可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他身边的风刃被一再压缩,眼看要完蛋的时候。

光闪过,压力消失无踪,白浪看见的是一个还算熟悉的男人,这个男人教导了他一点关于灵魂的知识,现在看来也是拉了他一把。就好象一条从水里跳出来的鱼,白浪连滚带爬地掉进了一处幽暗所在,将桌子凳子撞得七零八落。

“等会你得将它们排好,欢迎到来。”就在长柜台后面,有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传了过来。

“确实好不了了,我看最多留下传承之后应该赶快走人了。可惜了那边也有留下来的家眷,要不过去跟她们说好和离?这被追捕可不是个好事哪。问题就在于怎么个补偿法?”白浪此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开国太祖享国十几二十年,这已经不短了,原本他就是来发泄并且尝试将原本堵住的路重新走一走的,当皇帝这种事情本非他所想要的。白浪当到现在已经觉得相当不耐烦,宰割天下的权威很是诱人沉醉,然而这根本不是白浪想要的。

这家伙自始自终都只是随心似性而已,如今却要为自己离开之后未雨绸缪了——所以白浪其实还是个好人啊。

第一件要事就是确立太子,虽然是第一次当皇帝但是白浪之前见过好几个皇帝了,现代的历史小说啊网文小说啊也看过不少,他猜都猜得出来他哪怕确立了太子,这日后依旧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

至少这两个弟弟,他就不可能全部保下来,除非给一个裂土封王——只不过封在三儿那边的话......“好像有点惨?”白浪嘀咕了一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他生出个儿子,然而怕是挺难的。

要是能生怕不是早就生了,白浪也觉得自己是不是练武练出了某种问题,还是说其实他跟这个世界的人有生殖隔离?总之,不管是做啥都得快刀斩乱麻了,否则的话拖延下去后患无穷。

所以白浪也是叫来了两个孩子,要求他们将文武两道演示给他看,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白豹的儿子。当下便让内阁来开会,翰林学士草诏封太子,另一个孩子则是直接封王——将他从白彪一系直接独立出来。

白浪还能待几年,应该说能将这个后果压制到比较小的地步。他只要还在,那些原本站队的官僚啊后妃啊勋贵啊就能重新站队——原本也就是武皇帝乾纲独断,不存在有什么人能引导他的主意的,白浪也无需考虑朝堂之上的反应——本就是如此。

太子跟晋王,这基本上就已经确立了国本。与此同时传来消息,白莺率领船队也是跟荷兰-葡萄牙联军两败俱伤,白莺的超远距离狙击射杀了不少船长跟军官,但是船体跟火炮上的优势,还是让白莺的舰队损失惨重。

大家被击沉了差不多吨位的船,各自都逃回了港口舔伤口——只不过白莺靠港比较近而联军就不得不往后退到红海才行。在马六甲这里的港口已经站不住脚了,因为放下来的大陆步兵过于凶猛。

三儿方向的远征军最后是在一年半之后方才陆陆续续搭乘船只回来的,他们运回来不少掠夺而来的金银以及马匹,当然还有抢来的娘们,但是港口却放弃了。人心思归白浪也懒得说他们,三儿那地方不占就不占了,反正现在两个东印度公司也不敢不让大陆海商来贸易。倒不如说他们对此迫不及待。

又五年,白浪愈发怠政,几乎所有大事都付之内阁,这开了海禁之后商人势力坐大,摊丁入亩之后收到的税倒是多了不少。工业化也逐步开始——改掉了科举考试的范围之后,并且停止了类似文字狱的举动之后,很是有不少人开始研究西学。

总之,方向应该是好的。而白浪差不多已经玩腻了后宫的老女人们,他不可能带她们走,便是所谓的灵性“十足”的林妹妹,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合格”的皇后而已,她的三观可是没有超越时代过。

年纪上去之后,其实她也是跟自家母亲一系的挺像的,总之白浪让太子归在她下面抚养,也是定下了太后的位置。

“这躁动愈发明显了。”白浪闭上双目,神念之中能看见无尽远方那剧烈躁动的斗气,斗气化形之际那是一头极为暴烈的大狒狒,体型犹如大猩猩般壮硕,一条尾巴狠狠地甩着,双臂在撕扯困住他的金色梵文,那张可怖的嘴脸则是张开怒吼。

这就是师傅,看上去倒是十分之威猛。不过白浪要跑路看来靠不住这货——毕竟这老东西自己也长年累月蹲苦窑,你说他流窜以及越狱的经验丰富是对的,但是要说躲藏?白浪左看右看这头狂暴的狒狒妖怪也不像是那种百面人擅长隐藏自己的样子。

“暴力犯都是这样的。”白浪感叹道。靠师傅搭救,他就只能往暴力犯的路子上一路滑落下去,所以要偷偷地跑路,打枪地不要。

这个就要靠其他人了,那妖僧其实早就提示过白浪了......白浪摸着那跟了他那么多年的玉鱼,这玩意儿的来历他一早就晓得了,乃是跟他师傅可能是同一个档次——当然这个档次的下限跟上限拉得有点大,反正就是自称同一个档次的那个叫周显达的道人所搞的穿梭之宝。

现在的情况是他不能单纯地依靠这玩意跑回主世界或者跳到其他的什么世界,那对于要拿他去坐牢的天庭“复合体”来说没啥用,他得更加超脱其上,也就是曾经惊鸿一瞥的那个仿佛酒馆的所在。

白浪本能地觉得那个地方可能是最安全的所在,至少对脱狱来说是这样。“无法之地,来自这些世界的那些力量都无法轻易地将手伸进去。”白浪多少也知道一些无尽虚空的事情,而这个地方就是无尽虚空之中一处泡泡,一处遗世而独立的所在。

是某个大能开辟的空间,能进去的应该都是关系户吧?

这已经是白浪谋朝篡位之后的第十七年,天下已经稳定了有差不多十年时光。距离妖僧警告的限制倒还有五六年的样子,但是白浪觉得不能到头来再跑路,还是要留下余量的。太子年纪差不多也有十三岁了,这时候即位也不能说是幼年天子。

“所以是我溜掉的时候啦。只不过不能偷偷溜,至少要在后世史书上留下一笔,也算是‘王朝的正统性’吧。”白浪打定了主意,所以这货在朝会的时候——如今已经不是三六九早朝了,而是简单地规定了逢十的一个大朝会,每个月只需要上朝三次,大家都可以偷偷懒。“诸位爱卿,朕就要走了。”白浪当头甩出一个王炸。

下面内阁为首的臣子当即便惊了,“不知皇上欲往何处?”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傻瓜一无所知,有人直接出班说还是宣太医的好。他那两个弟弟跟两个妹妹,倒是还算镇静地看着自家兄长。

“哈哈哈哈,莫慌。又不是老子要嘎嘣,不过好像跟嘎嘣也差不多。老子要归位了!”白浪指了指天空,“择日不如撞日!便在今日好了。”他示意宫女仆役去叫诸位爱妃过来,自己则是从群臣之中穿过,站到了太和殿前巨大的广场上。

后宫的妃子们来得很快,哪怕是住在西苑乃至于西园的妃子也在一个小时内赶到了——大马车就是那么快啊,更兼还有城内巡城兵马司开道。她们看见白浪那是哭哭啼啼说皇上不要走,而诸位臣子也是纷纷想要下跪让皇爷莫走。

白浪乃是真正的“圣天子垂拱而治”实在乃是这帮内阁人精心里最好的皇帝之一,只不过他们晓得多半阻止不了。见人差不多到齐,白浪也是吐气开声声传皇城。“自明日起,太子继承大统!至于某家?这皇陵也莫要造了浪费钱。”他拉过了太子,“善待诸臣,善待太后太妃,若是不然......哼哼。”他吓唬小孩子。

“取某披挂来!”大明风格的山文甲,头盔一一披挂完毕,白浪随手将铁锏挂于腰间,大步流星走向中间。“精气流转,这玩意可别给我捅篓子啊。”白浪觉得刚刚装完,千万别到时候来个格楞。

他差不多已经晓得了玉鱼的奥妙,他必须采用破坏性的暴力击破这玩意,过去他做不到是因为单纯的暴力他是有所不足的,但是现在再走一遍之后,拥有了伥鬼之力以后,他无需如此暴力都能做到。

晴空霹雳下击,而白浪化身白虎,反而是逆着雷霆冲上,狂风大作风中传来猛虎的咆哮,不过片刻之后便消失无踪。

身后如何,白浪已经无暇去管了。这货运起武功,南斗白虎拳的劲气弥散化为风之利刃,在身边回转。他只感到一股可怖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而来,他身边的风刃被一再压缩,眼看要完蛋的时候。

光闪过,压力消失无踪,白浪看见的是一个还算熟悉的男人,这个男人教导了他一点关于灵魂的知识,现在看来也是拉了他一把。就好象一条从水里跳出来的鱼,白浪连滚带爬地掉进了一处幽暗所在,将桌子凳子撞得七零八落。

“等会你得将它们排好,欢迎到来。”就在长柜台后面,有一个声音懒洋洋地传了过来。

喜欢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请大家收藏:(m.xinqingdou.cc)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
最多阅读 神级愿望系统全领域制霸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桃源山村 重生最狂女学生 抗日之无敌系统 快穿:鬼畜男神,宠上天! 重生小甜妻:老公,缠上瘾 三国之最强皇帝 重生空间八零小军嫂 太古真龙诀
完本推荐 古穿未之星际宠婚 特种岁月 锦绣深宫:帝君娇宠寒门后 诸天投影 重生90空间玉镯 诸天破坏神 港综世界大枭雄 快穿女配:国民女神,帅炸天! 超神道术 穿书后,我嫁给了男主他亲叔
最近更新 太莽 青莲之巅 打卡,人在洪荒,刚捏爆三足金乌 剑守孤城 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日子 武侠:开局获得吸功大法 大武侠冒险录 钧天图 茅山关门弟子 苟在雾隐门当术士那些年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最新章节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txt全集下载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全文阅读 - 接卡口 - 好看的武侠仙侠小说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无弹窗防盗章节接卡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