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酒小荣 > 傲娇王爷萌萌哒

紧急情况:qingdou.net 被强打不开了,请记住新域名 m.xinqingdou.cc

作者推荐 末日领主 哈利波特之永恒 网王之触景生情 快穿之这个宿主她不对劲 外挂回收临时工[快穿] 混在非洲当欧皇 大唐:文状元被人顶替了 [柯南]我在酒厂的那些年 炮灰不奉陪了[快穿] 海贼王之我要回家
傲娇王爷萌萌哒最新章节 - 傲娇王爷萌萌哒txt下载 - 傲娇王爷萌萌哒全文阅读 - 酒小荣 - 好看的N次元小说 - 傲娇王爷萌萌哒无弹窗防盗章节酒小荣 []

第六十九章 解解馋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设置

湖中的水看起来清澈见底,似乎不深,但是那都是水中光线的折射,有那一一瞬间,宁挽云脑中一片空白,就那么朝着水底沉去。

一直当她猛地灌了好几口水,她才是真的回过了神:“哇靠!他被这个看似憨厚耿直的小子耍了,而且还是耍的团团转的那种!”

什么去河边洗洗风尘!什么去上游湖泊的水更加的奇妙,可以美容养颜啥的!这都是在放屁!放狗屁!

她凌波仙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人耍的这么惨,简直就是不能忍。

好在宁挽云不是什么旱鸭子,回过身之后迅速的闭气,免得灌进肚子里面的水更加的多。然后手脚并用的朝着水面浮去,这么老是朝河底下沉,都叫什么事。

叶南天伸手把宁挽云推下水,其实他也是心中矛盾了很久,最终也就只能心中念叨一下抱歉了。

若是自己的功力全都恢复,他也不用设计来设计去,靠着功力说话,甩开宁挽云还是在自己熟悉的赤霞峰上,简直不知道会有多么的简单。

如果有可能,叶南天也不会这样做,自从第一次见到宁挽云,圣教的少主心中就一直装了一个人,可是现在,他要亲自把这个人残酷的推走,叶南天的心中还是滴血着的。

别的不说,光今天这一出,原先安排好追求宁挽云的所有把式,那都变得无关紧要了,因为都是没有用武之地了。

再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密集,就算叶南天定下心,也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他考虑男女间的男欢女爱。

出手的前一秒他还有些后悔来着,但是真当下手了,就算再如何后悔,已经木已成舟,世上可没有反悔药可以吃。

叶南天几乎是没有看一眼湖泊中的人儿,似乎绝情的转身掉头就走。可是他的心中却是明白着的,宁挽云会水。

不用问他从哪里打听到的,也不是小和尚法源大嘴巴传给他的消息,而是自从知道宁挽云是从天剑斋出来的,叶南天就无比笃定宁挽云会水。

只要是有点常识的都会知道,天剑斋在的地方不是高山,而是在一个大湖泊的岛上,只要不是惧水的,斋内的人只怕找不到一个不会水。

没了这层顾虑,叶南天自然要走的决绝,总不能等着宁挽云从水中爬出来找自己算总账吧!

这边刚钻进上山的小道,那边就传来了一声娇哧声:“简直欺人太甚,南天你给我等着。”

还不到半刻中,叶南天也没走出多远,然后他就站在原地不动了,看着前面大树上站着的宁挽云,显然是自己低估了这个小道姑的执着。

滴答滴答,那是宁挽云身上的衣服还是潮湿的,衣服上的水顺着布料朝着地面滴去,很快树下就湿了一片。

因为衣服潮湿,原先宽松的衣服下,玲珑剔透的身材显露无疑,要是平常,赤霞峰的少主怎么的也要评头论足一番,可是此时,除了一嘴苦水就是一肚子苦水:不带这样的,女孩家家不是应该格外注重形象吗?

呵呵一阵傻笑:“凌波仙子你真的是太执着了,这个精神,让叶某当真佩服。”

叶某!宁挽云的嘴中呢喃了这两个字好几下,然后眼中直勾勾的看向叶南天:“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们,你不信南,你一直信叶,只怕叶南天就是你的全名了。”

叶南天都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光,这都叫什么来着,自己把自己暴露了,也就是嘴快说了那么一句,结果就被那个小道姑钻了空隙了,那个小娘们不简单啊!

“哈!你真的是听错了,小姐姐,现在纠结的不是这个问题,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不雅致,要不你先回军营中换一身衣服再出来。”叶南天好心的提醒道。

有些事情,沉默远比说话来得好,就好比现在,叶南天说的简直就是越描越黑,宁挽云的秀美一蹙:“呵呵,我想起来了,叶南天,原来魔教的少主就是你,你一直混迹在我们军营之中,只怕所图非小,小魔头,那命来。”

沧浪一声,天寒剑出鞘,宁挽云虽然一时半会没有多少内力,但是天剑斋的剑典剑招还是在的。

虽然天剑斋中的女子是吃素的,但是天剑斋中人的手中宝剑可不是吃素的,尤其是这把天寒剑,死在这柄宝剑下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如果斩杀了叶南天,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叶南天宁愿自己成为那个少他一个不少的人,所以他不会坐以待毙,怪叫了一声,就开始逃跑了。

抛开内力这一层,两人对战,有兵器和没有兵器完全是两码事情,更何况这是一个削铁如泥的神兵,碰着擦着了,就是受伤,轻的就是皮外伤,重的就是断手断胳膊断腿。

不是叶南天怂了,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怎么比,用嘴比明显人家根本就不跟你废话了。

基本上是原路返回,没有多少悬念,很快就到了那个湖泊边上。

站在岸边,叶南天对着宁挽云喊了一声:“等下,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可惜这喊的跟没喊的一样,宁挽云冷笑了一声,提着天寒剑步步紧逼上前。

叶南天跺了跺脚,心中一横,这可是你逼我的,仅有的一点内力疯狂的运转起圣典的禁忌功法,叶南天闭起了眼睛。

这幅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人开始一心求死了,而宁挽云的剑已经快要点到了叶南天的喉咙了。

就在天寒剑要划破叶南天喉咙的时候,叶南天刷的睁开了眼睛,原先黑白相间的眼瞳,似乎一下子就像被朱砂染过了一样。

叶南天在睁眼的那一刻就开口了,他对着宁挽云说的就是看着我!

这话语间似乎有种无形的魔力,让宁挽云的心神一下子就摇曳了起来,然后同叶南天来了一个四目相对。

只听着耳边似乎响起了一道呢喃:“移魂大法!”

似乎是过了很久,又好像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都没有过,宁挽云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落入到了一个漩涡,不停地旋转,等她恢复了自己的意识时,就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变了。

这是一个古怪的空间,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边际,然后面前站着一个人,凝睛一看就是叶南天那个混蛋。

即便是分不清楚这里是哪里,宁挽云也要扑过去把这个王八蛋撕了。

可是这个地方真的是很特殊,就像是一道无形的枷锁,把一个人都固定了起来,动弹不得,更不要提做什么过激的动作了。

叶南天对着宁挽云先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又是一阵邪笑,笑声似乎是传不出来,但是脸上的表情是假不了的。

似乎这个地方对他的限制少了许多,因为叶南天能朝着自己前进的踱步,但也仅有朝着前面走,大约是真的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叶南天快要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宁挽云一下子看懂了叶南天的嘴型:“这是你自找的,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一切又是那么的充满了谜团。

宁挽云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幻镜,哪里又是现实,她只觉得心中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晕,不管是思想还是身体,都是晕乎乎的。

法源在寺庙中说到现在,已经早就过了四更天了,但是叶凝的兴致一点都不减,白天睡得太多,晚上不想睡。

而这个时候,原先远离着醉和尚的沈枫,也朝着法源靠拢了过来,因为现在已经说到了关键了部分了。

别人不清楚凌波仙子为何会那样,为什么会出现晕眩到极致的感觉,他了解啊!

而且他敢肯定,叶南天使用的,绝对是跟叶凝使用的一样,都是圣典里面的阴损招式,八九不离十就是那什么破移魂大法,这个害人的秘术。

这一趟剿匪之旅,沈枫最恨的不是赤霞峰上的人,也不恨叶凝,现在他最恨的就是移魂大法,如果有可能,他一定要把这个秘术毁坏的一点渣渣都不剩。

当年的叶南天,修习的圣典可比叶凝精湛的多了,同样一个移魂大法的秘术,叶凝成功的几率只有十之一二的话,那么到他的手上,就会变成十之五六。

平摊下来的风险是五五分,所以他没必要不尝试一下,结果很明显,河岸边上的两个人都一块晕倒了。

这是他们的内力消耗的一点都不剩,不像十几年后叶凝同样施展的秘术,身上的内力是充沛着的。

河岸边溪水哗啦啦的流淌着,偶尔有大鱼小鱼跳跃出水面,四周顿时安静的不行,直到有一队朝廷大军的兵士,朝着这边过来了。

这帮人说来也是奇怪,都是军营中的有点小势力的百夫长,在一个千夫长的带领下,到湖泊这边来开荤的。

他们打了不少的野味,就是寻了一个机会,来这边开小灶解解馋!

虽然冯元帅言令禁止私立离开大营,但是他们一帮子人过来,就算被抓住了,也是有法不责众之说。

湖中的水看起来清澈见底,似乎不深,但是那都是水中光线的折射,有那一一瞬间,宁挽云脑中一片空白,就那么朝着水底沉去。

一直当她猛地灌了好几口水,她才是真的回过了神:“哇靠!他被这个看似憨厚耿直的小子耍了,而且还是耍的团团转的那种!”

什么去河边洗洗风尘!什么去上游湖泊的水更加的奇妙,可以美容养颜啥的!这都是在放屁!放狗屁!

她凌波仙子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人耍的这么惨,简直就是不能忍。

好在宁挽云不是什么旱鸭子,回过身之后迅速的闭气,免得灌进肚子里面的水更加的多。然后手脚并用的朝着水面浮去,这么老是朝河底下沉,都叫什么事。

叶南天伸手把宁挽云推下水,其实他也是心中矛盾了很久,最终也就只能心中念叨一下抱歉了。

若是自己的功力全都恢复,他也不用设计来设计去,靠着功力说话,甩开宁挽云还是在自己熟悉的赤霞峰上,简直不知道会有多么的简单。

如果有可能,叶南天也不会这样做,自从第一次见到宁挽云,圣教的少主心中就一直装了一个人,可是现在,他要亲自把这个人残酷的推走,叶南天的心中还是滴血着的。

别的不说,光今天这一出,原先安排好追求宁挽云的所有把式,那都变得无关紧要了,因为都是没有用武之地了。

再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密集,就算叶南天定下心,也没有更多的时间让他考虑男女间的男欢女爱。

出手的前一秒他还有些后悔来着,但是真当下手了,就算再如何后悔,已经木已成舟,世上可没有反悔药可以吃。

叶南天几乎是没有看一眼湖泊中的人儿,似乎绝情的转身掉头就走。可是他的心中却是明白着的,宁挽云会水。

不用问他从哪里打听到的,也不是小和尚法源大嘴巴传给他的消息,而是自从知道宁挽云是从天剑斋出来的,叶南天就无比笃定宁挽云会水。

只要是有点常识的都会知道,天剑斋在的地方不是高山,而是在一个大湖泊的岛上,只要不是惧水的,斋内的人只怕找不到一个不会水。

没了这层顾虑,叶南天自然要走的决绝,总不能等着宁挽云从水中爬出来找自己算总账吧!

这边刚钻进上山的小道,那边就传来了一声娇哧声:“简直欺人太甚,南天你给我等着。”

还不到半刻中,叶南天也没走出多远,然后他就站在原地不动了,看着前面大树上站着的宁挽云,显然是自己低估了这个小道姑的执着。

滴答滴答,那是宁挽云身上的衣服还是潮湿的,衣服上的水顺着布料朝着地面滴去,很快树下就湿了一片。

因为衣服潮湿,原先宽松的衣服下,玲珑剔透的身材显露无疑,要是平常,赤霞峰的少主怎么的也要评头论足一番,可是此时,除了一嘴苦水就是一肚子苦水:不带这样的,女孩家家不是应该格外注重形象吗?

呵呵一阵傻笑:“凌波仙子你真的是太执着了,这个精神,让叶某当真佩服。”

叶某!宁挽云的嘴中呢喃了这两个字好几下,然后眼中直勾勾的看向叶南天:“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们,你不信南,你一直信叶,只怕叶南天就是你的全名了。”

叶南天都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光,这都叫什么来着,自己把自己暴露了,也就是嘴快说了那么一句,结果就被那个小道姑钻了空隙了,那个小娘们不简单啊!

“哈!你真的是听错了,小姐姐,现在纠结的不是这个问题,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不雅致,要不你先回军营中换一身衣服再出来。”叶南天好心的提醒道。

有些事情,沉默远比说话来得好,就好比现在,叶南天说的简直就是越描越黑,宁挽云的秀美一蹙:“呵呵,我想起来了,叶南天,原来魔教的少主就是你,你一直混迹在我们军营之中,只怕所图非小,小魔头,那命来。”

沧浪一声,天寒剑出鞘,宁挽云虽然一时半会没有多少内力,但是天剑斋的剑典剑招还是在的。

虽然天剑斋中的女子是吃素的,但是天剑斋中人的手中宝剑可不是吃素的,尤其是这把天寒剑,死在这柄宝剑下的人,数都数不过来。

如果斩杀了叶南天,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叶南天宁愿自己成为那个少他一个不少的人,所以他不会坐以待毙,怪叫了一声,就开始逃跑了。

抛开内力这一层,两人对战,有兵器和没有兵器完全是两码事情,更何况这是一个削铁如泥的神兵,碰着擦着了,就是受伤,轻的就是皮外伤,重的就是断手断胳膊断腿。

不是叶南天怂了,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怎么比,用嘴比明显人家根本就不跟你废话了。

基本上是原路返回,没有多少悬念,很快就到了那个湖泊边上。

站在岸边,叶南天对着宁挽云喊了一声:“等下,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可惜这喊的跟没喊的一样,宁挽云冷笑了一声,提着天寒剑步步紧逼上前。

叶南天跺了跺脚,心中一横,这可是你逼我的,仅有的一点内力疯狂的运转起圣典的禁忌功法,叶南天闭起了眼睛。

这幅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人开始一心求死了,而宁挽云的剑已经快要点到了叶南天的喉咙了。

就在天寒剑要划破叶南天喉咙的时候,叶南天刷的睁开了眼睛,原先黑白相间的眼瞳,似乎一下子就像被朱砂染过了一样。

叶南天在睁眼的那一刻就开口了,他对着宁挽云说的就是看着我!

这话语间似乎有种无形的魔力,让宁挽云的心神一下子就摇曳了起来,然后同叶南天来了一个四目相对。

只听着耳边似乎响起了一道呢喃:“移魂大法!”

似乎是过了很久,又好像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都没有过,宁挽云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落入到了一个漩涡,不停地旋转,等她恢复了自己的意识时,就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变了。

这是一个古怪的空间,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边际,然后面前站着一个人,凝睛一看就是叶南天那个混蛋。

即便是分不清楚这里是哪里,宁挽云也要扑过去把这个王八蛋撕了。

可是这个地方真的是很特殊,就像是一道无形的枷锁,把一个人都固定了起来,动弹不得,更不要提做什么过激的动作了。

叶南天对着宁挽云先是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又是一阵邪笑,笑声似乎是传不出来,但是脸上的表情是假不了的。

似乎这个地方对他的限制少了许多,因为叶南天能朝着自己前进的踱步,但也仅有朝着前面走,大约是真的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叶南天快要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宁挽云一下子看懂了叶南天的嘴型:“这是你自找的,你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一切又是那么的充满了谜团。

宁挽云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幻镜,哪里又是现实,她只觉得心中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晕,不管是思想还是身体,都是晕乎乎的。

法源在寺庙中说到现在,已经早就过了四更天了,但是叶凝的兴致一点都不减,白天睡得太多,晚上不想睡。

而这个时候,原先远离着醉和尚的沈枫,也朝着法源靠拢了过来,因为现在已经说到了关键了部分了。

别人不清楚凌波仙子为何会那样,为什么会出现晕眩到极致的感觉,他了解啊!

而且他敢肯定,叶南天使用的,绝对是跟叶凝使用的一样,都是圣典里面的阴损招式,八九不离十就是那什么破移魂大法,这个害人的秘术。

这一趟剿匪之旅,沈枫最恨的不是赤霞峰上的人,也不恨叶凝,现在他最恨的就是移魂大法,如果有可能,他一定要把这个秘术毁坏的一点渣渣都不剩。

当年的叶南天,修习的圣典可比叶凝精湛的多了,同样一个移魂大法的秘术,叶凝成功的几率只有十之一二的话,那么到他的手上,就会变成十之五六。

平摊下来的风险是五五分,所以他没必要不尝试一下,结果很明显,河岸边上的两个人都一块晕倒了。

这是他们的内力消耗的一点都不剩,不像十几年后叶凝同样施展的秘术,身上的内力是充沛着的。

河岸边溪水哗啦啦的流淌着,偶尔有大鱼小鱼跳跃出水面,四周顿时安静的不行,直到有一队朝廷大军的兵士,朝着这边过来了。

这帮人说来也是奇怪,都是军营中的有点小势力的百夫长,在一个千夫长的带领下,到湖泊这边来开荤的。

他们打了不少的野味,就是寻了一个机会,来这边开小灶解解馋!

虽然冯元帅言令禁止私立离开大营,但是他们一帮子人过来,就算被抓住了,也是有法不责众之说。

喜欢傲娇王爷萌萌哒请大家收藏:(m.xinqingdou.cc)傲娇王爷萌萌哒青豆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加书签
最多阅读 军婚蜜恋在八零 快穿:心机BOSS日日撩 重生80:肥妻喜临门 校草居然是你前男友 重生豪门:预言女王,拽翻天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在快穿世界做NPC的日子 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 带着商城混大唐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完本推荐 符皇 唐砖 遮天 重生八零:媳妇有点辣 摄政王的小闲妻 当医生开了外挂 重生之极品皇帝 极品女仙 重生之捉鬼天师 诛仙
最近更新 老玩童 文豪扮演指南 快穿之娇妻 exo之我是女配不理你 火影:从双神威开始 红楼之不凡鸟 BOSS来袭:王者英雄捡不停 文豪RPG沉浸式体验 打击惊悚直播[无限] [综+阴阳师]书翁记仇中
傲娇王爷萌萌哒最新章节 - 傲娇王爷萌萌哒txt全集下载 - 傲娇王爷萌萌哒全文阅读 - 酒小荣 - 好看的N次元小说 - 傲娇王爷萌萌哒无弹窗防盗章节酒小荣